退休教师
请放心使用 “正能量”
2017.09.05

刘其真

随着社会的进步,语言也在不断发展。最近几年来,中国人喜欢把一种健康乐观、积极向上的动力和情感、一切利国利民、以及一切有利于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的言行统称为 “正能量”,它言简意赅,已成为一个充满象征意义的新词,与我们的时代精神深深相系,表达着我们的渴望和期待,激励着人们沿着正确的道路奋勇前行。显然,这里的 “正能量” 已不是物理学中的含义,它已成为社会学新词汇中使用频率较高的一个。

面对全社会大力弘扬正能量之时,也有一些人主张慎用 “正能量”,认为 “能量是标量,没有正负之说”,进而质疑弘扬正能量。最典型的是,有一位先生,于 2016 年 4 月发表文章 “请慎用 ‘正能量’── 一个物理学家的担忧”,这也确实唬住了一些人,一段时间内引起了思想上的混乱。随后有人对其进行了反驳,代表性的文章是 “传播正能量,何须慎用 ‘正能量’ 一词”。此后,全国范围内也并没有多少人在意那位物理学家的 “慎用” 提醒,人们在口语和行文中,照常使用 “正能量” 一词。但是,有一份党建刊物在 2017 年 5 月份的一期中,又一次刊载了那位 “物理学家” 的文章 “请慎用 ‘正能量’── 一个物理学家的担忧”,而且是不加任何评语的全文刊载。这使人十分不解,难道 “正能量” 一词确实要 “慎用” 了吗?

我们为此进行了一番研究。

其实物理学中的许多 “标量” 虽然没有方向,但可以有正、负和零。典型例子如 “温度”,这是个物理学中的 “标量”,大家不妨看看温度计,“零” 度之上标识为正温度,“零” 度之下标识为负温度,难道这不是已经赋予这个标量以 “正”、“负” 和 “零” 之分了吗?物理学中的 “能量” 也属于 “标量”,它固然没有方向,但是,它也是可以有正、负和零之分的。例如诸多钟 “能量” 中的 “势能”,因为无法确定事实上的最小值,在人为规定了零点之后,便出现了正与负的问题,这时的正与负所表达的是相对大小的含义。因此,“能量是标量,没有正负之说” 的论点是站不住脚的。

我们姑且不争论物理学 “能量” 表述中的 “正”、“负” 问题,只是强调,人们在社会活动语言交流中的 “正能量” 一词,已属于社会学范畴,已然脱离了物理学中的 “能量” 概念。把社会学概念和物理学概念混为一谈,显然是不适当的。

2016 年 10 月份, 我们曾在上海某高校的部分离退休党员中就 “正能量” 的含义是否存在认知歧义进行过抽样问卷调查,该问卷题为:

你认为 “正能量” 是:

(A)一种健康乐观,积极向上的动力和情感。

(B)一切利国利民、一切有利于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的言行。

(C)不清楚其具体含义

(以上可以多选)

对 315 份有效答卷的统计结果如图所示:同时选(A)和(B)的同志占 55%;仅选 A 者占 25%,仅选 B 者占 13%, 以上合起来共有 93%,而选择(C)“不清楚其具体含义” 者仅占 3%,未做选择者占 4%。该统计结果表明,绝大多数(93%)的同志对日常生活中所说的 “正能量” 一词含义的理解是正确的,是没有歧义的。

有人忧心仲仲地 “担忧” 使用 “正能量” 一词后,“会引起误导子女和孙辈”,“怕那些赶时髦的知识分子帮倒忙”、“怕科学技术被意识形态化”、“担心有人把不同意见全看作负能量加以压制”,如此等等,这就有些杞人忧天了。

语言是交流的工具,约定俗成没歧义的 “正能量” 一词,大家完全可以放心地在交流中使用。

2017 年 5 月 29 日

© 2018 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 地址:上海市张衡路825号 Tell:+86-21-51355555 Fax:+86-21-51355558 Emall:cs_school@fudan.edu.cn
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
扫一扫了解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