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休园地
一位少年与六只鹅的故事
2020.06.06

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,家里养了六只鹅。我小学毕业后辍学在家,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牧鵝少年。

从小耳濡目染,对于放牧呆鹅的农活,不用培训便可上岗。简单得很,只要每天拿着竹竿,赶着鵝到远处的桂元树下的青草地上,任其自由觅食便可。 我也就坐在草地上看书、玩耍,然后躺在树下睡觉。 鵝吃饱了就都趴在地上,静静地等着我,一旦发现我睡醒了睁开眼睛, 鵝们便立即起身在前面往村里跑,这六只呆头鹅居然都认得回家的路。我一路追赶着它们,连奔带跑地回到家中。就这样相安无事地度过了大约一个星期。

可是好景不长,这一天,我正按照惯例放心地在树下睡觉,可能是因为太困了,这次睡的时间似乎比平时长了一些,当我睁开朦胧的睡眼时,突然发现鵝都不见了!我大惊失色,赶快到周边四处寻找,但是到处都找不到它们。无奈之下,我只好怏怏地沿着回家的路边走边找,结果令人失望,甚至鹅的影子都没见着。“麻烦大了! 一顿打骂肯定是逃不掉了。” 我做好了挨打或者挨骂的思想准备,硬着头皮走回家。

当我悄悄地走进家门,猛然发现六只鵝蹲在院墙边上,以怯懦的目光看着我,我高兴之余火气也上来了, 拿起竹竿就打, 见一只打一只,六只鹅被我打得满院逃,我边追边打边骂:“真是无法无天了!不等我,你们自已回家了。哼,想造反吗?今天我让你们长点记性!” 直打得鹅飞鹅跳,打了一阵,我自己也累了,妈妈也跑出来笑着为鹅说情:“别打了,你与几只呆头鹅计较个啥?快来吃饭吧。” 我也确实饿了,于是就做个顺水人情,扔下竹竿,饶了它们。

第二天牧鹅, 我照例享受我的 “树下美梦”,睡眠中听到鵝叫的噪杂声, 张开眼一看, 哇!六只鵝围一圈头朝着我叫,看到我眼睛一张开,鵝们不等我站起身,就立即扭转屁股自己往回家路上跑,我只好追上去。 第三天, 睡眠中觉得我的腿、腰和胸部有东西来触,反正没有听到鵝的叫声,我再赖一会睁眼,但是不对了,鹅们的嘴触到我脸孔上来了,我刚一睁开眼,鵝们又自己回家了。第四天,鵝们不用嘴触我的身体了,而是直接用嘴触到我的脸上,只一下我就醒了。鹅们似乎很满意这种方法,以后就在它们要回家时,用嘴触我的脸,把我从睡梦中搞醒,然后它们高兴地在前面带路回家,天天如此。

七十多年后的现在,我思考这件事,觉得挺有意思,这六只鹅,当时我并没有教它们,但是它们在那四天的时间里,能不断总结经验教训,不断改进叫醒我的方法,而且是一天一个样,每天都有提高,提高得很快。这不就是 “智能” 中的 “自学习” 功能吗?鹅怎么能有如此高的自学习的智力?至今我一直觉得这是个谜。

谢铭培作于 2020 年 4 月 25 日

(说明:本文系根据 2020 年 4 月 25 日谢铭培老师发到计算机学院退休教师群 @刘其真 题为《我一直有个谜∶鵝怎么有这么高的智力,又是如何自学习的?》之微信内容,经过润色整理而成。)

谨以此文献给尊敬的谢铭培先生!

复旦大学计算机学院退休教师

刘其真

2020 年 6 月 1 日

© 2020 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 地址:上海市淞沪路2005号 Tell:+86-21-31242255 Fax:+86-21-31242259 Emall:cs_school@fudan.edu.cn
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
扫一扫了解学院